抱薪者|“老水利”厉恩伟:坚守防疫一线12天后倒在村卡口

5月

抱薪者|“老水利”厉恩伟:坚守防疫一线12天后倒在村卡口

抱薪者|“老水利”厉恩伟:坚守防疫一线12天后倒在村卡口
“疫情不退,我不退!”这是厉恩伟在接到防疫任务后立下的誓言。江苏徐州利国村邻近山东,疫情暴发之初,人员来往密集。据新华社报道,为了守住这个江苏“北大门”,作为包村驻队干部的厉恩伟,每天需要带领村组工作人员24小时值守5个卡口。“其他人是三班倒,他是‘三班到’。”厉恩伟的同事孙浩说。厉恩伟累倒在了防疫一线。2020年2月6日下午5时许,在坚守防疫一线12天后,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利国镇水利站党支部书记、利国村包村驻队干部厉恩伟因劳累过度突发心源性疾病,倒在了卡口上,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4岁。3月18日,澎湃新闻、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和上海沿海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联合发起抱薪者子女教育陪伴公益项目,旨在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牺牲英雄的子女提供长期的教育支持及陪伴关怀。截至4月26日,项目共计支持32个英雄家庭、50名抱薪者子女,总计拨付教育支持资金461,200元。同时,项目执行团队另收到申请资料52份,有关资助程序正在推进中。厉恩伟在第三批名单之列。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利国镇水利站党支部书记、利国村包村驻队干部厉恩伟倒在防疫一线。 视频来源:新华日报徐州分社?(02:04)他在利国水利站的28年作为地道的利国镇人,厉恩伟将自己生命中28年的时光,都交给了家乡的一条条河、一座座桥、一块块田。据中国水利网报道,厉恩伟于1992年10月在利国镇水利站任职,是一名“老水利”,对全镇的大小“水情”了然于胸。在同事们眼中,厉恩伟始终为全区水务发展和水安全保障默默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他也连续多年被评为利国镇优秀共产党员和全区水务系统先进工作者。利国镇位于泗水河东岸,自古就是漕运重镇,再加上农村吃水、用水的需要,厉恩伟身上的担子不轻。因为编制的原因,利国镇水利站一直以来只有2-3名工作人员,却要负责全镇水资源管理、水工程管护、水旱灾害防御和供水排水、宣传发动等一系列工作。据《新华日报》报道,站里3个人加一辆小卡车,周转不过来时,都是厉恩伟开着私家车跑现场——很多村民都知道他的车牌尾号“986”。厉恩伟(中)生前工作照。利国镇提供利国镇水利站原党支部书记、站长杜长征回忆起“老部下”厉恩伟老泪纵横,“交代给他的事,放心!”《新华日报》报道称,2012年,利国镇筹划建设环乡路。由于道路经过河道,镇里请专业公司设计了涵洞。杜长征没想到,平时话不多的厉恩伟提出反对意见。厉恩伟结合现实情况修改方案,最终得到认同。项目施工的两个月,厉恩伟吃住在工地上。“他像钉钉子一样,做啥事都要干好。”2014年,杜长征退居二线,他把“接力棒”交给了厉恩伟。“要不是厉站长,我这承包地的活儿,早就干不下去了。”2015 年,村民李成礼承包的地中,有500多亩“涝”地,遇到下雨便倒灌,地里的玉米就没收成。“我给厉站长反映后,很快就改造,旱涝保收了。”更让李成礼感动的是,农忙时,自己有时使用抽水或灌溉设备时忘了交电费,都是厉恩伟垫付的。2016年以来,厉恩伟在利国村包村驻队,一直帮扶村民施有贝一家。“我们一家三口,两个人残疾,生活上主要靠我补鞋的收入。”施有贝说,自己生病时,厉恩伟开车带去医院,帮他付了医药费;补鞋机坏了,厉恩伟自掏腰包买了新的,说啥也不要钱。“母亲是聋哑人,一看到厉站长来,眼神都比平时更有光。”类似的事,不胜枚举。据新华社报道,利国镇磊庄村种粮大户权太师回忆厉恩伟时说,“这样的干部我信服,打心眼里感激他。”2019年,权太师种植的250亩玉米地屡遭水淹,得知这一情况后,厉恩伟去现场排查,发现排水管涵不够宽,常年堵塞严重,需要重修,但项目资金却一直没有着落。此后,厉恩伟几乎每次到区水务局和镇里开会都会念叨几句,谈到困难时都会列上这一条,最终想方设法凑足了4万元项目资金。“厉站长做的事,没有多么惊天动地,很多都是小事或者是‘分内事’,但是能把这些事用心干好,了不起。”厉恩伟的同事孙浩这样评价。另据中国水利网介绍,厉恩伟经常自己加班加点,以站为家,有时候连着好几天都不回家休息一次,但却总对大家说要劳逸结合。水利站一位工作人员说:“厉站长平时跟我们都像亲兄弟一样,有什么事情他一定是顶在前面的,有他在我们也就有了‘主心骨’。他那股拼命三郎的劲头总是让我们也跟着热血沸腾,但说真的,看着也心疼,让他休息还不肯。”“疫情不退,我不退!”“疫情不退,我不退!”这是厉恩伟在接到防疫任务后,立下的誓言。据新华社报道,“1月26日(初二),镇单位工作人员上班,成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各村路口防控,调查武汉接触人员……”厉恩伟参加防疫工作后的第一条工作日志这样写道。利国村邻近山东,人员来往密集,为了守住这个江苏“北大门”,作为包村驻队干部的厉恩伟,每天需要带领村组工作人员 24小时值守5个卡口。“其他人是三班倒,他是‘三班到’。”孙浩说。厉恩伟在卡口值守。 利国镇提供利国村蔡山卡口是厉恩伟最后战斗的地方。据《新华日报》报道,“乡村防控压力大,他熬得不轻,每天忙十五六个小时。”利国村干部、卡口负责人蔡山卡口负责人单超回忆和厉恩伟执勤时的点滴时说。利国村的 5 个卡口,全都是厉恩伟一手布置起来的,他总是在全村来回巡视,有人劝他“你看看就行了”,但厉恩伟是真的放心不下。特别是刚设卡口时,有些人不理解,人流量大,有时一围就有二、三十人。单超记得,碰上“话赶话”,有些群众不理解,就会和执勤人员理论,这时总是厉恩伟上去解围。“他脾气好,性子耐,说话温和,一下就把对方熄了‘火’。”1月29日下午6时40分,刚刚忙完一天摸排工作,厉恩伟准备坐下来休息片刻,突然收到镇防疫指挥部排查密切接触者的通知。厉恩伟即刻召集村组干部连夜排查,很快排查出了3位密切接触者。但他们都有抵触情绪,不愿集中隔离。厉恩伟不顾感染风险,耐心分析利害,一直到夜里10点多,3位密切接触者最终被说服,愿意配合集中隔离。2月1日凌晨,利国镇供水主管道爆管,全镇突发停水。厉恩伟接到这个消息时天还没亮,为了保障全镇居民生活用水,他立即和水利站工作人员一起出发,在天亮前打开了全镇备用水源,确保了全镇居民的日常用水。同时,他及时联系供水服务站开始供水抢修工作,抢修结束顺利通水后,他又默默回到防疫卡口为抗击新冠肺炎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这次疫情防控中,厉恩伟要求大家在家休息,不要随意出门,而他自己第一时间到岗到位。虽然工作单位离家只有2公里,但是自大年初一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却从未在家休息过。厉恩伟生前的防疫工作笔记。 图片来源:新华日报据新华社报道,2月6日下午5时许,在坚守防疫一线12天后,厉恩伟因劳累过度突发心源性疾病,倒在了卡口上,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4岁。“看到他脸发白,额角出汗,很快站立不住,倒下了。”利国镇利国村党委委员单超还清楚地记得厉恩伟坚守岗位的最后一刻,在与同事看到厉恩伟支撑不住后,尽管第一时间将其送至镇卫生院救治,但终究未能挽回生命。人民的好干部,水利人的楷模厉恩伟照片。 图片来源:江苏新闻据中国水利网报道,厉恩伟在个人工作总结中写道:“基层水利工作尤其是水利站工作需要直接面对广大人民群众,我们的工作态度、工作热情、工作水平,人民群众有最直接的感触。我们要贴近群众、了解群众、服务群众,而这些都要体现在行动上,体现在工作成果上,也就是肯不肯担当、愿不愿吃苦、讲不讲效率。在下一步工作中,我将进一步常修为政之德,不移公仆之心,再补精神之钙,扫去行为之垢,真真正正做好服务群众的‘店小二’。”追忆这位在抗疫一线殉职的水利人,利国镇党委副书记师飞说:“恩伟为人忠厚、工作踏实,只要党委政府交办的工作无论分内分外从不说一个‘不’字,一定尽心尽力做好。”“恩伟工作特别认真负责,作为水利人,每到汛期,他都是第一个赶到我们村附近的广山水库查看水情,我没到他就到了。”原林头村党支部书记刘学清说。“我和他同事了20年,从没见他和谁红过脸,对老百姓反映的事,他总是拿起电话就帮助联系解决,暂时不能解决的,他也把事情记在本子上,千方百计帮助解决。”利国镇水利站退休人员梁立田回忆起和厉恩伟共事的点滴时说。据新华社报道,厉恩伟的父亲厉洪信是一名有5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儿子倒在岗位上,他悲痛不已。料理完后事不久,他主动提出志愿加入卡口值守,来完成儿子未尽的防疫工作,“只要组织需要,恩伟的那个卡口,我来顶。”据《新华日报》报道,特殊时期没有追悼会,很多乡亲想见厉恩伟最后一面的心愿没有完成。有人在网上发文纪念,一天内收到10万人送“花”表达哀思。在厉恩伟去世后,蔡山卡口接连收到村民捐赠的物资,一包口罩、一箱方便面……很多人放下东西,不忘给值守人员说一句:辛苦了。“新时代水利精神的践行者,我们水利人的楷模,向你致敬,一路走好。 ”“痛并自豪的水利人!江河安澜的大坝,民安国稳的基石!”“这几天不断看到因劳累过度而离去的英雄,痛心,惋惜,中国的好儿女们,一心想着国家,为了控制疫情都是没日没夜的干,向英雄致敬!”一些网友在纪念厉恩伟的文章下方留言说。(本文参考新华社、新华报业网、中国水利网、《徐州日报》、《扬子晚报》等公开报道及资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